匝丌

语死早x
低产【毕竟住校党【当然还有部分原因致使单纯地因为懒


近期【大概:

bl:
yys→右茨,主酒茨/狗茨
凹凸→右金,主瑞金/嘉金
B站up→陆P
APH→右耀
弹丸→日狛
实教→右路

【很明显是个受控x

gl:
少前→459

bg:
齐灾→齐照

gb目前没有x

还有的话以后再补【。


不逆
重度洁癖
不接受以上攻方右化

© 匝丌
Powered by LOFTER

【平路】你

※ooc

※原作向

※文笔渣

※其实我是为了图强行摸出一篇来的...

※尽量想还原原版【。

轻小说的好处就是不一定需要很华丽的辞藻,但对性格把握和形象塑造倒是挺讲究的...然而我完全做不到【。

所以还是写着玩吧x!



——

 

  说起来,这算是我首次以个人的名义送别人礼物,虽说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但要说没有一点期待也是不可能的。

  鉴于当初被山内吐槽要将手机壳作为礼物的这件事,特意去请教了洋介,但知道全班的喜好这一点也太恐怖了吧,而且记住所有人的喜好对我来说没有必要,也没有丝毫兴趣可言,毕竟到现在为止,除了平时经常接触的人,我只有将班内人和其名字对上的程度而已。

  「总之姑且先记几个吧。」

  还有就是,在提出了要去一趟商场后,洋介表明了一起去的态度,该说不愧是善解人意的洋介么,既避免了我一人去充满粉红气息的礼品店的尴尬,又能阻止所挑选的礼物的不通情达理。从这点看来,果然是个很完美的人啊。

  而且话说回来,人气王洋介居然这么空闲,按照往常情况来讲,这个时候不是会被大部分女孩子们团团围住去买礼物的吗,虽然似乎是有些夸张,不过实际应该上是差不多的。

  那大概就是提前买好了,这种事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前段时间班级里部分学生常簇拥着走进商场,一向贯彻避事主义的我自然是不会在意的,再者说,大多数人通常会提前准备好礼物,这点我也是刚刚得出的。

  「作为纯白的我,要学的好像还是挺多的,但无论如何...」看着接收到的讯息,我默默地记下了关键信息。

 

——

 

   如我所料,洋介早早地就在商场门口等着了。当我捧着未喝完的牛奶不紧不慢地靠近时,发现洋介已经吸引了一大波人的目光了,明明只是很普通地站姿,却总觉得有一股谜一样的大片感。

  在靠近一点就能听到在窃窃私语的学生了,大多数是商谈自己是否要上前搭讪或是这人在等谁等一系列对被等待的我的抱怨的事。

  看来是站这有一段时间了,难道说洋介是那种会提前一大段时间赴约的人么,这么想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抱歉,等很久了吧。」若是普通人,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与责备下是很难继续前进的,但对于日常中表现出来的不善于察言观色的我而言,根本舍去了这些麻烦。更何况我本身并未犯错。

  「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这么多人应该给你造成困扰了。」

  在这点上洋介意外的肯定,聚集起来的学生们不久就因为他的劝导疏散了。

  这么说来,洋介人缘好的根本原因完全是在自己嘛,无论是否经历过那样的事。

  「清隆只要真正有想交朋友这种念头,也是会很受欢迎的。」大概是没有得到回应,洋介抛出这么一句话。

  「嘛...谁知道呢,你这话在我听来挖苦的成分可能更多一点哦。」

  虽然很想把牛奶瓶直接砸在洋介脸上,但也只是想想,这种事怎么想都不可能做出来的。

  所以说才最讨厌和聪明人在一起,被看穿的滋味可不好受,即使是知道内幕的洋介也不例外。

 

——

 

  总觉得作为提出要买礼物的一方却跟着洋介走哪里不太对的样子,只是下意识地跟随,听着自己的心跳,脑海里空白一片。

 

  出乎意料的,连这个时间段在礼品店内的学生比预料得要多,不过想想每天都有学生由于种种不同的原因到来也就觉得并不奇怪了。

  我要做的,只是找一件得当的礼物,和洋介一起。

  请不要在意硬添上去后半句,毕竟之前没有这个打算。

  「如果说女生大多偏向于毛茸茸的玩偶,那男生会喜欢什么...」

  根据洋介所提供的资料,无法很好地确定男生的喜好,相比较而言,女生部分是有共通性的,就好比某些测试,往往所得到的准确都是因为共通性。

  「好像很纠结呢,清隆。」

  「我只是在尝试说服自己而已...」

  「礼物不一定要是实用品。」

  「...」根本不想知道洋介是从谁那得知那件事的。

  「实在不知道选什么比较好的话,就试试普通小巧的装饰品吧。」洋介那么提议道。

  「装饰品吗...」

  四处环顾了一下,勉强算是小巧的也只有上次池挑选的挂件了。

  其实是因为一堆挂件堆在桌上显得颇为壮观显眼这种事我是不会说出口的。

  「款式倒是意外的独特。」随意抓起其中一个,勉强能认出来是一个上古颜文字“XD”的图案。

  极简的风格感觉挺有趣的,明明是死板到不行的图案在我看来却有些可爱。

  将其悬空,看着挂件脱离控制地左右晃动。

  「...」

  「决定是这个了?」

  「不。」我用力握住,阻止挂件的旋转。

  「这只是个备选。」

  没有太过注意自己的语气,反正听起来只会是和平日一样毫无起伏的吧。

  洋介一段时间陷入了沉默。

 

——

 

  在洋介这个老好人的引导下,最终还是选择了某街道的微缩模型,与其说是偏好,倒不如说是基本不会有人讨厌的礼物。这么一提,的确这种微缩的模型是最近的大众话题呢。  

  「看来是要紧跟潮流呢...」看到前面的人手中也是类似的物件,我更加确定了这种想法。

  「最好的方法就是这样吧。」洋介没有否认。

 

  拿出手机准备付款时被洋介拦下了。

  「...?」

  「和别人不太熟的情况下以多人的名义送礼会比较好,你是这么说过的吧。」

  无法反驳,而且这家伙到底知道多少关于现在的我的事啊...

  「总之我知道了...」

  恍惚之中反应过来哪里不对。

  「原来你也是这种临时才准备礼物的人吗。」

  “临时”这个词用得可能不是很恰当,但用于洋介身上却显得毫无违和感,这大多归功于洋介平日老好人的形象吧。

  就像之前想的那样,洋介是会给人一种提前完成某事的形象,这点从几小时前发生的等候事件就能看出了。

  说不惊讶是假的,虽然在第三者看来我只是一脸平静地看着洋介付了全款。

  「...!」

  「这是歉礼,毕竟清隆能有效率地解决的事由于我拖延了好久。」

  「那也不是这么解决的吧...」

  所以为什么洋介会清楚我要问什么啊,不解。还是说这就是所谓的察言观色的能力,那这种能力的级别也有点高了,真的是个不得了的聪明的人。

  但这样的话就又无法实现自己给人送礼的愿望了,不过从某种意义上,也没什么差别就是了。

  总之,以圆满的为终点有些不可思议地顺利结束了,也让由实用派转变到美观派的我对自己的这一进步暗自得意了一段时间。

  这一段时间又或是之后与洋介交往的那段漫长的时光中,大概就是作为现在的我,纯白上被逐渐一点点沾染绚丽的过程。


Fin.


这算是约会吧w



评论(6)
热度(41)